您当前的位置 :首页 > 化工资讯 > 正文
铁矿石谈判中小钢企集体“倒戈” 贸易商闻风囤货
2021-02-23 15:28:46

  高昂的长协矿价格,愁云惨淡的钢材市场——这让我国大中型钢企从去年年底就陷入了集体巨亏之中。因此在今年的长协矿谈判中,降价至少40%以上,成为中钢协的一条底线。但和大型钢企态度迥然的是,一些中小型民营企业却已经和矿业巨头签署了长协合同。

  中小钢企达成协议

  记者从一位业内人士处获悉,目前已经有35家中小钢企和巴西淡水河谷达成长协矿协议,这35家钢企和淡水河谷达成的进货量大约为5000万吨。这是一个不可小觑的数字,去年全年,淡水河谷出口到中国的铁矿石也不过是8500万吨左右。5000万吨的大订单让淡水河谷有充分的信心对今年的铁矿石谈判“不着急”。

  另一位资深业内人士则给出了一个更新的数据:“35家?那是1月份的旧数据了。现在至少有38家中小企业和淡水河谷签了长协合同。”他所在的公司也属于这38家企业之一。“我们刚刚从淡水河谷买了一船矿石。”

  前几批得以与淡水河谷签约的前提条件都是交纳高昂“入门费”———“按照2008年的长协矿价格从淡水河谷买一船铁矿石”,但是随后淡水河谷放松了条件,连“入门费”也免了,只要企业有一定实力,通过考察即可纳入其长协框架之中。

  山西某钢铁公司,是首批搭上长协资质这条船的中小钢铁企业之一。该公司在去年11月正式和淡水河谷签订了长期铁矿石供货合同。

  “我们是交了入门费的!”该公司一位董事对记者透露,为了加入“长期协议矿体系”,付出的“入门费”是3000万元。“就是因为和小企业签了合同,淡水河谷从去年12月份到今年4月,至少多卖了35船长协矿。”

  尽管长协矿“入门费”高昂,但中小钢企还是在努力挤入“长期协议矿体系”。

  “我们都是吃过现货矿苦头的”,该董事表示,现货矿涨跌风险过大,去年以来进口铁矿石现货价格一度狂涨到1590元/吨左右,然后掉头向下,今年4月跌到550元/吨。“这样大的起伏,让很多在矿价最高点购进铁矿石的钢厂,连交给贸易商的30%到50%的保证金都不要了。”该董事解释,因为“毁约”能够省下的钱,足以再买两三船同样品位的进口矿。

  钢铁行业资深专家徐向春分析,虽然这些长协合同并不直接影响到今年的铁矿石谈判,但是给三大矿山撑腰增加底气却是无疑的。“这造成一种"中国钢铁行业繁荣,离不开进口铁矿石"的假象,既然如此,矿山也自有拒绝大幅降价的资本。”

  国内钢企利益分歧

  5月底,日照成立了国内首个铁矿石国际交易中心。这个由5家民营企业投资2000万元成立的交易中心,获得了日照市政府的全力支持,并且就是专门针对现货矿的交易,“主要为国内中小钢厂和贸易商提供交易服务”。

  此前,中钢协多次表示,只要中国的大小钢企团结起来,谁也不买进口矿,则三巨头再强硬也要向中国市场低头。但对于中钢协提出的“抱团一起上”,钢协之外的钢铁企业,甚至钢协以内的中小企业都不太积极。

  面对中钢协的指责,中小钢企私自与矿业巨头签下长协矿,扰乱了中方与外方谈判的筹码,一位同样与淡水河谷签订协议的中小型钢企负责人表示。“团结一致对外,首先我们要利益一致!”他说,“我和那些掌握谈判权的大企业,一不共享利益,二无共同"敌人"。要我们如何响应钢协号召?”

  他对此进一步解释称,往年长协矿都是低于现货矿,大钢企从中获利丰厚,而小钢企却从未从中分一杯羹。这种情况以去年为甚。“去年铁矿石现货价最贵涨到了1590元,比同品位的长协矿价格要高出四、五百元/吨。那时候有长协资质的大企业,并没有拿出矿石来支持我们发展,反而将低价购进的长协矿高价卖给我们。”他甚至指名道姓点出某大型钢企,因为长协矿进口量巨大,光靠卖矿石就从中获利匪浅。

  “这些企业都是从长协矿中得利的。现在市场变了,他们就称价格太高他们承受不了,要求我们也配合。”他说,自己的企业就是要抓住这个时机,打入“长期协议矿体系”。

  贸易商闻风囤货

  在这些和淡水河谷签约的企业中,既有中小钢厂,也有铁矿石贸易商。“按照三大矿山的规矩,是不会把长协矿卖给不从事生产的贸易商的。但是现在矿山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,贸易商只要和小钢厂签一个协议,就能想办法弄到淡水河谷的长协资质。”他所说的“办法”,是小钢厂用自己的名义进口长协矿,实际买矿方是贸易商。而卖方对此并非不知情,只是为了赚钱而装聋作哑。

  记者采访了几家全国排名前十位之内的贸易商,发现这些公司今年都不约而同加大了铁矿石进口力度,不少公司的计划甚至是进口量翻番。

  除了淡水河谷,力拓和必和必拓也不甘落后。一家大型铁矿石贸易商的高管告诉记者:“我们已经和必和必拓签署了长协矿协议;现在正在与力拓谈长协资质的事。”他表示,与力拓签约也就在近期,因为不久前力拓已经派人来他的公司做最后考察了。“我们预计一共和这两家公司承诺200万吨到300万吨的进口量。”

  这位高管还透露,与“两拓”签约的贸易商远不止他们这一家。“光是在日照就会签下好几家贸易商吧。”

  “我们现在暂时按照去年长协价的八折进货,等今年长协矿价格定下来之后再多退少补。”这些企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,新加入长协框架的中小钢厂目前获得的待遇与大钢厂并无两样。

  山东万宝集团在2008年全年进口铁矿石350万吨,但在今年1至4月进口额已超过200万吨,如果加上5月份的量,那么这家贸易商上半年的进口量就已逼近去年全年进口量。日照中瑞集团去年全年进口铁矿石400多万吨,今年1到4月份进口铁矿石300多万吨,预计上半年的进口量会超过去年全年水平。

  另一家贸易商今年1到5月份进口了200万吨铁矿石,“全年希望进口量有500万吨。”该公司总经理告诉记者。

  但是这些贸易商都否认自己大量囤货。“我们是以期货为主,先和下游钢厂签了售货合同,再向上游矿山订货。运矿船在海上开一个月半个月的,到了港口就运走卖掉了。”上述贸易公司总经理说。

  “我们库存现货也就20万吨,”中瑞集团一位高管说,市场形势不明朗,贸易商“不敢囤货太多”。

  不过,记者也了解到,囤货的铁矿石贸易商并不在少数,只是未对外公开承认。“进口矿石堆在港口,确实都"有主"。但很多"主"都是中间商(即铁矿石贸易商)。这些矿石并不会马上卖给钢厂,而会等到价格大涨时再高价卖出。”穆仲担任董事总经理的一家贸易商,去年才做起铁矿石生意,穆仲本人此前在大型钢企工作数十年。

  “有的企业库存量都是平时的5倍。”日照一多年从事物流和电子交易的公司负责人说,“反正先把货拉到口岸,报关就找托儿。”


松鼠Ai智适应教育 http://news.iresearch.cn/yx/2020/04/320604.shtml
相关新闻
金柚百姓网